塘言靖文

强行提升涂鸦水平。

周练4.21

命题:鸡尾酒会效应


       等平和岛静雄回过神来时他才发现自己正挂在一段悬空的墙柱上。他这才意识到当水涌进街道时他被冲飞了几十米远,甚至是撞碎了路障和灯杆飞出去几百米。他的腰挂在混凝土和钢筋构筑此时却已然断裂的柱子上,头朝下,眼前是浑浊湍急的水流,夹杂着垃圾和建筑碎渣。世界仿佛只有水的存在,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心底一凉,撑住柱体起身,他发现四周已经没有人了,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能扛得住波浪的冲击,可能都飞到更远的地方去了。

       他爬上了身边的废墟,踩了几脚确定了它的稳固后,他以平日里追赶临也也难以达到的速度奔跑。

       灾难发生前他正和折原临也在街上打架,正是因为他突然看着平和岛静雄身后脸色大变,平和岛静雄才会下意识回身去看并及时摆出防御姿势的,不然一路上跌跌撞撞就算是他也免不了全身散架的下场。

       但是现在却找不到人影了,那跳蚤,不知被冲飞到哪里去了。

       可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在突如其来的洪水中找到强硬的依凭物,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住波浪的撞击。

       该死。


       平和岛静雄踩着废墟越过水面…一直冲过了四五条街,各种惨象在这个危机时刻齐聚上演。不幸被洪水卷走而又万幸幸存的人们叹息着,失去伙伴或者家人的人哭泣悲鸣,满是裂纹的建筑在波浪的撞击中破碎坠落,门板和保温板在水中四散漂浮,行道树上爬满了对灾难无可奈何的人们,他们看着像是恶兽一般狂奔的平和岛静雄,有的呼救有的疑惑。

       但平和岛静雄的眼里没有这些,他对自身的行动难以把握,这具身体仿佛顺着本能一般只向着一个方向奔去。

       就像平日里在闹市间灵敏地发现那个人一样。

       这时前方有几个人从破窗里拖出几个箱子,满是欢喜地喊了出来,“这里有必需品!”听到这话,人们仿佛饿狼般地向那个方向跑去,平和岛静雄刚好跑到路中央,人们从四周围上来,他不得不降低速度,而越来越多的人闻声而来,他们拥挤着叫嚷着。在这紧急关头,活下去的欲望几乎侵占了所有的思考,他们就像疯了一般奔向物资。

       难以前进的平和岛静雄急躁地克制着力量去分开人群,艰难地前进。他奋力地抬头向四周搜寻着。

       他的直觉挑动着耐心,他清晰地感觉到,折原临也一定就在附近……

      “小静!”

       果真是,无比清晰的感觉。

       尽管身边十分嘈杂,但是平和岛静雄仍然准确地接受到了来自对方的信息。那个熟悉的声音,像是一桶冰水泼进了闷热混沌的世界,他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穿过人群,在拥挤的平台的另一端,黑发赤眸的人正向这边伸出手。他浑身都湿透了,有点灰头土脸的。

       但是依然活着,还在他的世界里。

       像是找到了目标的箭矢,平和岛静雄拨开身前的人们,朝着折原临也的方向大步跑去。对方似乎迟疑了一下,他也试图向这边挤过来,但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困难,于是他只能无奈地眼巴巴地看着平和岛静雄过来。

       他仿佛开门一般地推开人群,狠狠地抱住折原临也,堡垒一般地为他挡下寒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