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言靖文

强行提升涂鸦水平。

4.24周练 命题:藏起来的证据

        “老实交代吧,你们俩。”藤林的眼镜框把窗外的阳光反射在我们俩身上,他的表情写满自信。我用余光看了一眼临也,那家伙的表情难得有点阴沉。

        就在刚刚,我给临也的小纸条刚在空中划过美丽弧线的时候,藤林这家伙几乎是飞进了考场,他是这次考试的流动监考,一定是在外面看见我们俩的小动作了!

        感觉好紧张。

        难道只能随命运耍弄我们么?!

        “折原啊,你身为一个优等生,平时和平和岛大吵大闹我们当老师的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你怎么能在考场上做作弊这种卑劣的事呢?”藤林看着临也的目光里充满了痛彻心扉。没错临也这家伙成绩好到不得了,如果不是因为和我打架造成了不少不好影响,绝对会是可以担当学生代表的狠角色。

        但是我们最近不是有收敛不少么!我们已经有两个星期零三天没有发生争执了!

        啊啊,可恶,这个老师废话好多……

        “还有你啊平和岛,”藤林的视线扫向我,那种仿佛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感觉令我十分不爽,“不要以为这次有折原帮你,下次也会有人帮你,成绩是自己的真实水平,你在这样的小测验上搞小动作,将来的升学考试也可以么?有意义么!”

        “没有意义……”他停顿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接上话,但是立刻被他打断了。

        “你这不是很清楚么?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欺骗的是谁啊?是你!唯一被欺骗的人是你!”

        这不能忍!我感觉恼羞成怒的火焰已经从肚子里升上来了,力量已经在我手中酝酿了。就在我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临也突然伸手示意我冷静,说话了。

        “那个啊,藤林老师,”他的声音竟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你这样说我们的理由,是建立在我和小、平和岛作弊的基础上的吧?”

        “当然,”藤林露出了有点惊讶的表情,“难道事到如今你们还想狡辩么?”

        “除了老师,没有谁看见我们所谓的作弊的情景吧?”临也把手揣进兜里,他显得运筹帷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临也,靠你了!我在心底为他加油打气。

        “那可不一定,监考老师也看见了吧?”

        “不,他不会看见的。如果我们真的作弊了,那么我们会傻到在老师眼前做出大动作么?”

        “那同学们呢?会有人看见的!”藤林的情绪是有些激动诶,他的声调都有些提高了。

        “这可是考试啊老师,怎么会有人闲到像流动监考一样四处张望啊?”临也的笑容越发灿烂,他的眼眸中流转着智慧的光。

        我心里一阵窃喜,幸好有临也,这次能逃过一劫了……

        “……可是我看见你们刚才传纸条了。”藤林突然露出了阴险的笑容——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只要我现在搜你们的身,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我瞬间绷紧了神经!刚才纸条可是飞到临也那里去了,被拎出教室的过程中有监考老师一直盯着临也绝对没有办法扔掉!

        怎么办?

        “招吧!现在纸条,绝对在你的兜里!”藤林说着一掌拍在临也的左裤兜上。

        但是他的脸色并没有变好,只是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看临也意味深长的笑容,又去摸右裤兜。

        够没够啊你这个讨厌的老师不要得寸进尺啊——

        有没有考虑过旁观者的感受啊——

        在我心中怒吼响起的同时,藤野在空中划过一道类似小纸条轨迹的抛物线,凄惨地落在了不远处。

        这是不是可以当作性骚扰的惩罚啊?

       

        事后我问过临也他究竟把纸条藏在哪里了。

        他告诉我他夹在了某处。

        所以说,到底是哪里啊?!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