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言靖文

强行提升涂鸦水平。

【五一副本】隔壁的先生们

粘完后排版没了又懒得排版………



我是在三月份初搬进这套公寓的。我还是单身族,是因为父母希望可以住得离我近一些多照顾我一些,于是辛苦地攒了几年钱,终于可以住进东京的住宅。我在父母迫不及待的催促下搬入,无可奈何地开始了新的生活。

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忘不了那时的事情。

那时我决定去拜访邻居,我初来这边,还不是很理解新宿的环境,各个方面都需要别人的帮助。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折原先生的。

他就住在我的隔壁。我去拜访他时正是快要接近午饭的时间,我带上了自己做的玉米汁,想要作为见面礼送给他。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的姓名。只是在搬家时碰巧看见他从隔壁出门。折原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睿智,我以为这样一位看起来十分出众的先生会是一位很优雅的人。

于是当我前去拜访时,却看见一个金发男人将路标杆扔进他家房门随后折原先生从门里扔出了数不清的折刀狠狠地划过金发男人的身体,然后他们无视我在走廊里追追打打杀杀最后从楼梯相继冲下了十三楼。

我,好久好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我感觉现实很幻灭,所见所闻都打破了我的世界观,我原以为东京是个和平的都市,但是当时我很想抽单纯的自己一个巴掌。

当时我的心里都在想着什么,是怀着怎样的想法走进折原先生的房间把茶几上的水泥块搬开后把玉米汁放在桌面上,我现在已经不想回想了。


第二天早上我出门时碰到了折原先生,他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昨天的任何影响,只是脖子上贴了一个创可贴。他看见我,打了个招呼,我冲他点点头。

“我是折原临也。”他的脸上带着笑容,“你是新搬来的大木先生?大木关城?昨天的玉米汁很美味啊!”

“谢谢夸奖,以后也请多指教。”虽然对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感到疑惑,但我并没有在意。我更关心的是昨天惊魂的一幕。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昨天那位先生他……是您的仇人?”

折原先生听见我说的话,似乎是愣了一下,但是也仅仅是一下,快得我都不敢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他露出了一个略微皱眉的笑容,他的目光随意地向旁边飘。

“不,我们并不是仇人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容灿烂得像一朵向日葵。


我从前是住在北海道那边的。搬到新宿后,新工作让我变得没有时间去关注周围。而且我自认为永远不会和阴暗面有接触,所以更没有机会接触东京的民间传闻。

后来有一次无意间我从同事那里听说了池袋最强的传闻时,我感到有些担忧。那位平和岛静雄先生,据说是力大无穷——不,现在是可以确定了,普通人怎么能投掷路标杆!我不由得有些担心折原先生,怕他惹上了这样一号人物会遭遇不测……

“诶对,有个和他能打成平手的人,你可要离远一点。”前辈说,“新宿最恶折原临也,你可不要忘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雷光径直击打在我的头顶一样。

我真的很想忘了这句话。

那天直到我中午下班回家,我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本来只想好好生活的人我,无意间和池袋最恶有了交集,我感到有点害怕。“我只想普普通通地活着啊!”这种心情一直维持到我走出电梯,然后我看见了折原先生家的门是开着的。

又是和平和岛先生出去打架了么?

我不想惹上麻烦,匆匆走过他家门口,这时我无意间看见了屋里情况。

我看见几个人正围着沙发的位置,从他们间看见了折原先生的背影。

这是惹到了黑社会的人么?他们是来杀折原先生的么?各种疑问从我的心里冒了出来,但是我克制住好奇赶紧收回目光。

我好害怕!手心里还有后背上都是汗。那可是黑社会啊!惹到他们会遭殃吧!

我想到了报警,不过不是有人说过黑社会已经渗透进警察了么?报警还有用么?我的思维一片混乱,手指死死地扒着门边。

“……折原,你可不要忘了,我们的势力。”里面的人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么?那我可是要被你们赶出新宿了?”然而折原先生却丝毫没有慌张的样子,“可是我还不想离开这里呢,这里可是有我最爱的人类啊。”

“而且你们青山会,最近也不是很顺利啊?”

折原先生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看见他抬头,满不在乎地对周围凶神恶煞的黑社会露出了笑容。

折原先生好勇敢。

但是这样刺激他们会很危险啊!

我简直是吓得浑身发抖,但是却无能为力。那个人果真是气极了,立刻冲折原先生挥起了拳头,然而折原先生,就算是当时那么危险、我和他之间的距离那么远,我依然清晰地看见,他气定神闲的表情。

当时是中午,快到午饭的时间了。


就像是前一天的镜头重放了一遍一样。我就感觉一阵疾风刮过我的侧脸,金发男人——平和岛静雄先生,又是拖着一根路标杆,他的脸上带着暴怒的表情,大吼着冲了进去:

“可恶的家伙们离他远一点啊——”

平和岛先生打架太可怕了,我怕自己被波及到,我在一片飞沙走石中逃离了现场。


因为受到了过度的惊吓,我回到公寓里之后反而有些过于冷静,吃着盒饭喝着牛奶。隔壁已经回复了平静。就在不久前还在轰隆隆地吵闹,伴随着平和岛先生的怒吼声。

我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公寓那么便宜,原来是因为这里有大杀器。

当我还在一片迷茫中时,突然传来粗鲁的敲门声。我连忙起身开门,门外站着一脸平静的平和岛先生,他手里提着一小袋活鱼,嘴里叼着烟说道:

“临也他,多谢照顾了。”

这句话说得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并没有照顾折原先生啊?于是只能说点客套话:“啊……多谢,我也是受到了不少照顾……”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看见平和岛先生皱了一下眉,突然就不开心了的样子!我我我做错什么了么?!我我我说错什么了么?!

就在我紧张得不能自已时,一个比平和岛先生要矮的人——折原先生从他身后钻了出来,“小静果然是太善良了,我就知道你不好意思说。”他双臂交叉在平和岛先生胸前挂在人家身上。

可恶,现在想起来那时他们的关系就亲密过头了!我当时竟然是那么迟钝的人!

平和岛先生不舒服地甩了甩折原先生,发现甩不掉就不管不顾地撇开头不再看我。折原先生眯眯眼地冲我笑:

“敢乱说话就让大木先生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啊嘞,我似乎没听清,能再说一遍么折原先生?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折原先生接着说道:“就是今天的事,毕竟青山会也不是几个人的小组织,如果这事被大肆宣扬,绝对会引发争斗吧?”

原来是怕我多嘴!

“不不不我绝对不会乱说的!请放心!我绝对不会乱说的!”我惊慌失措地冲他们摇头摆手,我的天啊这要是惹到了这两个人绝对在日本混不下去了!

“不要紧张嘛,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我不信。

“你看我们连礼物都带来了,喏,金枪鱼,我的最爱。”折原先生从平和岛先生身后绕过来,站到他面前冲我露出了笑容,“是昨天玉米汁的回礼。”

“以后也请像玉米汁一样和我们和谐相处吧!”折原先生今天好像很开心。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平和岛先生拉着衣领拖走了,只剩下我拎着金枪鱼袋子站在门口愣神。


说是和谐相处,其实并没有什么交集。平和岛先生只有晚上会来,而折原先生似乎是个宅。我是八点出门五点回家还有午休的小公司小职员,几乎碰不上他们。怪不得提起他们同楼的人都只说很吵但却不是很熟悉,在我们那层楼也只有我们两家人。在那之后渐渐的我们没有了沟通,感觉又恢复了从前的平凡生活。他们俩打架的次数变少了,可能是因为那天的事关系好了?总之不是我应该管的事。

平凡就好!平凡万岁!我的心脏可经受不起那两位的折腾。

所以有一天晚上当我正在看电视时突然传来的耳熟的粗暴敲门声把我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果然开门就是威严的平和岛先生。我的心脏在嗓子眼跳得急,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平和岛先生有什么事么?”

“跳蚤今天不在家。”他说道,表情没有变化。

跳蚤是指折原先生吧?之前听他这样叫过折原先生。不过折原先生不在和我有什么关系?

“听说你做的玉米汁很好喝,”平和岛先生突然就露出一个和善的表情,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和善了!“跳蚤他总是念叨,所以我来跟你学一下。”

……都过了好几个星期了,折原先生还是没有忘么?

但是看起来我既没有拒绝的理由也没有拒绝的能力,于是我就赶紧让他进了屋。


进屋后他只是大概环视了一下房间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我身上,看着我进厨房收拾锅碗瓢盆又是找玉米粒的,他没说什么,只是坐在了凳子上。

传说中的干架傀儡就坐在身后静静地看着你,这种感觉其实不怎么样,或者说很糟糕!我感觉后襟密密麻麻都是汗,刚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倒是平和岛先生说话了。

“难么?”

我仔细地想了一下,做玉米汁……好像完全不需要人来教啊!只是把玉米粒装进豆浆机里然后加点调味品就可以了啊!

我犹豫了,我该怎么回答他?

“那个,重点是调味的,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口味?”

“嗯……”平和岛先生做沉思状,“临也喜欢原汁原味的东西,然后我比较爱甜味……”

真是机智如我。

“那,只要把玉米粒加进豆浆机里,放好调料就好。”

“哦。”平和岛先生站起身走过来,“我能试一下么?你来帮我试吃一下”

“当然可以!不胜荣幸!”我在心里庆幸自己没有失败,推到一边乖乖等着和池袋最强做的玉米汁。


但是池袋最强不愧是池袋最强,做事果然特立独行。

我只是尝了一小口就崩溃了,太甜了!太甜了!太甜了!

接受到我的痛苦的表情,平和岛先生有点疑惑:“怎么了?我是按我的口味做的。”

“您要不要先尝一尝?”

“唔……”他接过杯子喝下去大半杯,然后对我说:“还不错,就是淡了点。”

我有点无奈了,“折原先生也喜欢这个口味么?”

“不,他总是因为这个嘲笑我的品味,可恶。”平和岛先生很不开心地说,“他比较喜欢原汁原味的东西。”

“那就不用加糖了。”

我把放白糖的盒子放回橱柜里,平和岛先生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但是为了折原先生的味蕾我别无选择。

“平和岛先生很了解折原先生呢。”

我发誓这句话完全是无心的。

“当然,我们是情侣关系。”平和岛先生一边研究豆浆机一边说。

然后我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感觉有点晕。

“咦?你怎么了?没事吧?”平和岛先生连忙把我拉起来扔在沙发上。

同性恋么!好吧我不鄙视同性恋……你们?总是打打杀杀的你们是情侣?!

这些话被我硬是咽进肚子里没说出来。但是我激动的表情却换来了平和岛先生的不满。

“我和临也那家伙,确实是情侣关系。”平和岛先生点起一根烟,“不久前刚刚承认的。”他的表情变得很……柔软,仿佛被感染到了最重要的位置,他露出了笑容,笑容里带着幸福的滋味。

这样的笑容,在我有了女朋友后,我经常看见她的脸上浮现相似的表情。可以坦然地露出这种笑容,大概就可以表示已经获得爱情了吧?


逆天送走了平和岛先生后,我的阴天一直都热烈地跳动着。大概是他幸福的样子感染到了我。

如果不能立刻幸福,就让我看看什么是幸福吧!

结果第二天,一身玉米汁味的平和岛先生就上门来向我道别。

“我们要去旅行,远离‘新宿最恶’和‘池袋最强’,”他的心情看起来很好,“只做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

多么勇敢的情侣,我回想起两个人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的画面,感觉有点留恋。

“这个,真是多谢你了。”他递给我一壶玉米汁,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虽然我觉得还是有点淡,不过临也说已经很甜了。”

我把鼻尖凑近壶口,闭上眼睛仔细闻着。

果真是,很甜了啊!


评论

热度(3)